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涯的博客

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泪,那我永远也不会哭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那一段曲终人散的记忆  

2008-09-17 12:25:50|  分类: 三分旱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天涯 


很长时间都醉在两个人的世界里,唯美的故事使我几乎忘却了真实。当她轻轻地走过我身边,我竟然有些无措。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丢给她一个的背影,向广州最繁华的地方之一——天河正佳广场跑去。其实我也知道,繁华的闹市和灿烂的霓虹不会令喜欢宁静的我动心。可当心情霉烂的时候如果不透气是会闷出病来的吧。 

漫无目的地走着,把什么都抛向背后,也被什么都渐渐遗忘。一转眼,我便成了那些花花绿绿人流的一份子。 

正佳广场已经面目一新,我头一回近距离地站在它崭新的臂弯里,慢悠悠地在广场上闲逛,没有了从前那种匆匆而过的急迫感。现代化环形设计巧妙地将整个广场上下 贯通。上为环线人行道,下有地下铁人行道与商场M层、时尚搜机城、百佳超市构成了天河区附近名副其实的繁华之地。 

东南西北?站在诺大的广场旁,看着来来往往的公车,似乎更有些不着边际。 

广场周围是小商贩的乐园,记得以前媛经常和我来这里买些女孩子的小饰品。我们常常在没课的周末下午去,小摊前经常飘过媛向店主讨价还价的声音。等心仪的东西到手时,媛就会忍不住一阵交头接耳地窃喜。
 
       

我们常常手挽手走着,阳光透过路边的树叶碎碎地印在地上,就好像我们一路的私语般,都是随意而温馨的。 

它们知道,这蓝天白云下面,这流动的城市里,曾经有两颗爱笑爱闹,爱讨论自以为是的爱情,爱写些忧伤的心灵。
 

我想寻找旧时的痕迹。在正佳广场和天河城百货从底跑到顶楼,再从顶楼串到底楼也没跑出个名堂。一座座水泥钢筋堆起的是商业化的步伐,再没有摊贩堆笑可亲的表情,就连我一点点存有的回忆也被生吞活剥,开始格格不入地陌生起来。回程的时候路过一个叫“花言草语”的鲜花连锁店。 


花言草语?花痴?! 

很多苦痛都从这“痴”字上来。从林妹妹到贾宝玉,从白瑞德到斯佳丽,从冯程程到许文强,从田丁丁到林炽,无论徘徊过哪种“痴”,苦痛是经历古今中外却依旧乐此不疲的。从花店里买来的“痴花”便是将它插进了瓶里,凋谢时又映入了心里。 

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,可以永久芳香的只有送花人一时热腾腾的心意。心意也有流动的时刻,一夕之间便可以从恋人到路人,从密友到仇敌。 

手机突然响起来了,懒懒的好久才拿到耳边接通。 

“喂,我是阿金啊,你现在在哪里啊?在学校里吗?” 

“哦,我现在在天河这边呢。“ 

“唉,整天那么忙,有时间记得来找我玩玩啊,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。” 

“呵,我在忙。。。忙着吸收。” 

其实,天知道我想用“吸收”去覆盖些什么。可谁知,走走反给遗忘添了笔记忆,让本是件苦力的活儿,更像深秋的雾气,吸进呼出的都是朦朦胧胧的影子,是甩不开也躲不掉的。 

原创文章,欢迎转载,谢绝复制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9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